HREA /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support of human rights worldwide Celebrating 10 Years
关于HREA | E-Learning
Learning Center Resource Center Networks
英文网站 西班牙文网站 法文网站 俄文网站 俄文网站 阿拉伯文网站
 
人权教育出现的新形式

费丽萨梯比茨

在这篇为教育国际回顾(特别人权教育版,2002)准备的文章修改版中,人权教育协会(HREA)主任费丽萨梯比茨着眼于如何提高人权教育(HRE)效率的问题。她提出了人权教育有三种模式:价值及意识模式,对谁负责的模式及转模式式。每种模式均在分析使用对象群体,学习者目的后得出,旨在对社会变化做贡献。梯比茨女士提纲携领性地总结出可使这一领域向前发展,变得更加专业化,另人认可的方法。

在过去的12年中,人权教育(HRE)一词常被教育部门,教育性非盈利机构,人权组织及教师提及,更不用说也被象联合国这样的政府间组织及区域性组织和如欧洲安全合作组织(OSCE),美洲国家组织(OAS)及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提及。

南茜暩ダ投凇度巳ń逃植帷分邪袶RE定义为"增加知识,提高技能及深化人权价值的教育。人权教育涉及学习者重视并理解这些原则,应特别指出的是不同社会对这些原则的价值观及理解不尽相同。从国家范围来看,各国对人权教育用途有不同的理解并面临不同的问题。比如在发展中国家人权教育通常与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及妇女权利相关;在后集权或独裁主义国家中,人权教育通常与发展民主,发展保护个人及弱势群体等相关法律建设有关。在民主国家中,常与国家权力结构有关,也促进其他领域的改革如刑事改革,经济权利和难民问题。另外,人权教育似乎在社会冲突后起特殊作用。

这些例子都着眼于社会范围的人权问题。人权教育涉及使内向型教育和外向型教育成为一体的教育。人权学习也着眼于个人,使个人掌握与人权价值观使用有关的知识,价值观及技能,如使个人了解与家人,社会成员的人际关系。南茜暩ダ投捌渌颂讣傲恕叭死喾⒄埂钡囊恍┘寄埽ǚ炊灾赋龈鋈说钠耪俳邮芩说牟煌Γ耪俪械1N浪巳巳ǖ脑鹑危乖凇度巳ń逃植帷分兄赋鲇Φ钡5苯饩雒艹逋坏奈侍狻H欢巳ń逃匦胍悸堑缴缁幔幕危靡蛩丶捌浯俳缁岜涓那绷Α?

事实上,教育对树立人权,支持人权发展及促进文明社会起着复杂而重要的作用。为了使人权教育――及人权思维在未来社会中起持久的作用,我们需要真正认识到在实践中人权教育的独特形式,明确其与社会变化策略的联系。该文章的着眼点来自当前人权教育项目的不断扩展的形势及人权倡导者即领导培训,发展资料及设计项目的人在重新认识教育培训策略如何为社会变更做贡献时会受益颇深这一事实。人权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在我们社会中建立人权文化,其项目必须以是否对该总目标有利来评估。

人权教育及倡导

由于许多社会都努力体现人权的原则,有关人权教育兼有倡导的意味。但这个意见还很泛。

从产生社会变革来说,人权教育需特别设计以支持能对这些目标起促进作用的个人和群体。例如,在特定目标群体中,人权教育与如下社会变革有关:

促进,增强领导力。 为了实现社会变革,有一不但有远见还有政治意识的敬业群体是必不可少的。在其领辖的政治,文化环境中,这些领导者需制定目标及采取有效的策略。

发展合作。 教育可成为锻炼个人领导能力的工具。合作的发展可使人权活动者意识到共同努力会成功地促进达到社会变革的目标。

赋予个人权力。 赋予个人权力的第一个目的是解决社会问题,其次在于社会发展,最终达到社会变革的目的。这些双重及互相关联的赋予个人权力及社会变革的目标使人权教育与其他传统的教育项目相比独具特色。正如与赖恩?B暷温≡凇睹拦巳ㄆ拦馈分械奈恼隆段拦巳ㄔ硕瞿被摺分赋龅哪茄?

社会变革架构虽有可能十分复杂,但描述人权教育的用语却十分平实。我们知道人权教育项目的内容至少要提到《世界人权宣言》(UDHR)其他重要人权文件,监察及对谁负责的系统。重要的一点是尽管人权教育虽然不囿于传播人权法律,但这些法律文件(及相关保护机制)依然是所有教育项目的核心所在。若不提及这些机制及其如何使用的指导,人权教育与其他领域的教育如和平教育,全球教育相比,将不能突出自己的特色。

人权教育项目还包括互动式教育形式。人权教育用语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并采用可使参与者增长知识并端正其态度的教学法。通过学习,参与者会目的明确,变得更加仁慈博爱,所学知识技巧最终具有实用性,因为该课程直接涉及到与态度,行为的转变,而不是单纯以授课为主。


人权教育新出现的模式

不同人权教育模式是理解当前人权教育实践的理想构架。每种模式的基本原理都根据不同的目标群体,社会变革策略及人类发展而设计。由于其抽象性,这些模式有时会缺少细节说明及深度。例如,正式教育,非正式教育,不正式的教育之间并没有区别。但是我们仍然要说明不同的模式是为了开始区分我们在实践中发现的不同人权教育种类,重新认识其内在逻辑并区分其外在联系与社会变革的联系。

以下这些人权教育形式可合成一"学习金字塔。最底层是价值及意识模式,中间为对谁负责模式,尖尖的上层是变革模式。

人权教育形式之所以这样布置不但反映了其目标群体人数之多(从教育普通群众到发掘新的倡导者),还反映了个教育项目颇具难度。教育普通群众项目是传播其教育,而发掘人权活动者及提高人权活动者能力需要双方更长期更复杂的努力。所有形式可增加双方的知识及技能,但显然有些形式对促进社会变革尤为必要(何种形式视某特定社会人权运动的状况而定)。社会改革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以实现风俗制度及法律改革,但一场运动需要人民群众的支持,因此着眼点在于个人及社会的支持。

因此,在设计项目的时候,人权教育者需兼顾机遇和需要。教育者可决定仅依据个人价值,经验,资源及社会中的地位应用项目。教育者还需考虑到他/她所设计实施的项目是否与本文介绍的人权教育形式有关及其是否可在特定社会中支持充分实现人权的运动。

形式1:价值与意识

价值与意识的重要着眼点在于传播人权事务的基本知识并使之融合在公众价值观中。该模式尤其包括培养公众教育意识及学校相关课程。学校课程可把人权和基本民主价值及实践联系在一起。

该模式的目的是培养对《世界人权宣言》及其他重要文件的意识并使人们致力于实现该宣言,以此实现一个尊重人权的世界。适用于该模式的人权教育专题可包括人权史话,重要人权文件,保护人权机制的信息及受国际关注的人权问题(如童工,种族屠杀等)。教育的关键问题是要吸引学习者的兴趣。可使用颇具创造性的方法(如利用媒体宣传或采取易被大众接受的街头教育形式),也可采取课堂授课的形式。但是这些形式几乎不能发展如交流,解决冲突的技能。

隐含的策略是群众对人权的支持将继续对政府当局施加压力促使其尊重人权。特别是当策略可激发人们以评判的眼光看问题并促使人们用人权知识分析政策问题。

尽管人权知识及意识的普及会构建批判性人权意识可假设为该项目的目标,但是否确实如此还不清楚。正如干斯暶诽亟芩梗Garth Meintjes)发表在《二十一世纪人权教育》中的文章《作为赋予权力的人权教育:教育思考》中论述,批判性人权意识应有以下标准:

  • 学生有能力确认一特定冲突中的人权问题及其与人权的关系。
  • 表现出对保护,促进这些权利的意识及关心。
  • 对所给回应可作出评判性评估。
  • 对判断作出最佳选择
  • 有信心,责任心,对决定及其影响有影响力。

    例如,价值与意识模式及包括学校中公民教育,历史,社会科学及与法律相关的课程中与人权有关的内容,将与人权相关的内容融合在正式与不正式的青年项目中(如文科,人权日,辩论俱乐部)。公众人权意识运动如公共艺术及广告,媒体覆盖及社会活动等都可归为这种模式。

    模式2:对谁负责的问题

    在对谁负责的问题模式中,参与者被期望其职业活动有与保障人权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联系。人权教育需着眼于包括直接对监察人权状况,劝导有关当局保障人权及在职责范围内,采取特别关护以使他人(特别是易被侵犯人权的人)人权免受侵害。

    该模式中,所有的教育项目都是以参与者会直接与保护个人和群体有联系为假设的,因此,侵害人权的威胁被看作与其工作为一有机整体。对倡导者而言,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为理解人权法律,保护机制及宣传及劝导的技巧。对其他专业群体而言,这些教育项目旨在提高他们对侵害人权的本质及其专业工作范围内的潜在的侵害人权问题的敏感性。不仅要防止侵害人权问题的事情发生,还要促进尊重人的尊严。人权培训根据这些专业领域定做,结果根据内容及技巧。

    属于对谁负责的问题模式的项目可包括培训人权活动者及社会活动者监查人权状况的技巧,与国家及国际实体携手监察人权状况及社会活动,及对律师,人权工作者,法官,警官及军官士兵提供可包括与宪法及国际法,专业法典,监督及投诉机制,及侵害人权的后果相关的职前和在职培训。专业群体如健康及社会服务工作者,记者及其他媒体工作者亦可成为人权教育对谁负责模式的对象。

    在对谁负责的问题模式中,个人转变不是明确的目的,因为该模式的假设为专业责任对于个人在某一人权范围内有兴趣已经足够。该模式有与人权相关的有法律保障的准则及实践的目标。

    模式3:变革

    在变革模式中,人权教育项目的目的是赋予个人权力以使其发现并预防侵害人权的现象。在某些情况下,视整个社会,而并非单独的个人为目标对象。该模式涉及包括自我反思的技术(部分依靠心理学的发展)及社会的支持。尽管该模式正式着眼点在于人权,但整个项目还包括发展领导能力,培训解决冲突的能力,职业培训,工作及增进感情。

    处理难民营问题,冲突后社会重建,家庭暴力受害者及为穷人服务的团体都属于该模式。我们有例如人权团体这样的社团,在这些社团中,政府机构,当地群体及公民审查与国际人权宣言有关的传统观念及公众的信仰,如1995-2004年正式公布的作为联合国人权教育十年中的一部分的人民人权教育十年所支持的那样。

    在一些情况下,该模式可用于学校教育。在学校教育中,深入学习与侵害人权有关的案例(如大屠杀和种族灭绝)可有效阻止侵害人权的事情发生。在一些复杂的项目中,学生要考虑是否在某些情况下自己的人权受到侵害或是自己充当侵害人权者。这样,让学生使用第一人称我而不是第三人称他们/她们会增加学生的切身感受。

    完成这些项目的学生,毕业后可从事确认并保护自己及他人人权的工作。

    如果学校选择这样做,人权教育的课程可强调家庭成员参与家庭协商做决定,尊重父母但拒绝家庭暴力,及父母双方在家庭中地位平等。

    拓展人权教育的领域

    人权教育模式作为对教育项目,目标群体分类的工具,需要我们考虑这些项目与整体人权的发展,社会变革的关系。本文着眼点既在于对此进行扩展。希望这些模式即可反映项目的设计又可使理论发展研究深入发展。

    人权教育者还有其他深入设计项目的途径。要使人权教育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域,我们需使我们的项目更加有条理(尽管我门模式繁多),更加独具特色(使其他教育项目不能达到我们的效果)且有能力制作多份教学模式。

    为了是人权教育有资格成为一个领域,我们必须开始重新审查,分析,记录以下几个领域:

    我们需要在人权领域中展示与项目有关的应用学习理论的例子。例如,面对成年人的教育项目应具有成年人的特色。学校教育应具有在校学生的特色。面对特殊群体如难民,人权受侵害的人的教育应反映这些人的需要。

    尽管人权教育培训及课程有做增加,但是合格的人权教育教育者应具有怎样的素质还没有客观的标准。目前人权教育课程由有培训经验的人担当。然而,还没有国内或国际上认可的教育水平能力认证,也没有学习或实际的明确标准。培训及课程标准可促进人权教育成为一正式领域,并可激发学习者的目的及为改变策略作出努力。

    每种模式均需证明其达到预期目的。我们需要知道哪些是成功的项目及其成功的原因。若文中所建议的模式具有可行性,这些模式由项目评估来阐明并接受检测。这些检测措施可评估项目是否在知识,价值,(必要)技能领域达到标准,是否直接对倡导人权及社会变革作出贡献。这些研究不仅可提高教育项目的质量,而且可帮助使当前人权领域对教育重要性的认知具体化。

    人权教育具有在人权及教育领域内演变成一成熟领域的潜力。现阶段,由一些有趣并相对独立的项目组成。本文所列的理想模式尤为重要因为这些模式自身独特的策略可帮助在我们的国家及社会中实现人权文化。也许我们可以同意三种模式应同时使用的建议,因为他们互为补充,共同构建一强有力的人权基本构架。然而,作为教育这个人,我们应明确重点所在,积极创造机会。反思这些模式,可对这个过程有所帮助。

    我们正面对提高公众人权意识及兴趣的时刻。我们必须不失时机地使人权教育成为审视,构建我们社会的重要方面。

  • back to top
    Bookmark and Share
    Page also available in:
    العربية
    English
    Espa駉l
    Fran鏰is
    Pусский
    HREA Trainings
    HREA Publications
    Join Our Email List
    Email:  
    使用条件 | 常见问题 | 版权声明 | 网站指南